一文字

南极圈,长发控,黑长直白长直红长直黑马尾白马尾红……【喂←

临一个翔阳
补个背景
手残不会画乌鸦
表白全员
特别是乌野全员啊啊啊他们真可爱!!!

外面打雷下雨了!忽然有个脑洞,速涂一下,现世私设,大概也许可能有点ooc

只会画大头,难过
唯一一个希望他们赶紧结婚的cp

【一白】惊秋 part.2


  【无论如何,我希望您不要再不辞而别。】
  
  现世风平浪静,虚的反应没有半个,黑崎一护他们安安稳稳上着课,银城安葬的地方也完好无损,朽木露琪亚皱眉沉思——完全没有异常。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从昨天开始,瀞灵廷的流言一波盖过一波,大多数人认为是大哥在穿界门前做出的举动令六番队上上下下遭到明目张胆的监视,于是一种不安的氛围开始在队里游走。她听到的传言版本大概是说大哥在穿界门前与尸魂界的恩人,这一届的死神代理黑崎一护发生了争执,后来甚至拔刀相向,死神代理一味退让最终被逼回现世。

  这种混乱的情况她好像头一次遇到。

  朽木白哉治下很有一套,实力也摆在台面上,六番队也多是名门子弟,风气自然数一数二,但这件事的流言一起,严丝合缝的六番队居然开始有了一丝动摇,作为副队长,她知道这一丝的动摇是致命的,而大哥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虽然六番队上下还是维持着平日里的样子,多半是顾及到自家队长的威严不敢出声罢了。

  六番队中敢明目张胆挑起纷争的人应该是没有的,也许混入了……这种想法如果是真的,十三番队副队长开始不安起来——那就是有什么人给六番队下了绊子,而大哥应该知道内情但还没有动作。

  不熟悉大哥的人可能会轻信这种谣言,但凡对大哥有一点了解就知道,他做事一定有他的理由,这件事上——

  “我朽木露琪亚是最有发言权的。”十三番队副队长冷笑,“那么接下来……”

  “你这家伙要跟在我身后多久!”一记飞踹,灵压扫在了一颗红毛的脑袋旁边,树干上硬生生给劈了个坑。

  “我都已经走出来了你还踹!”阿散井恋次抱着脑袋哀嚎。

  露琪亚抱着臂想听个解释,对面的人踌踌躇躇道:“我和队长去十三番队找你,你不在,我猜你多半是到现世来了,就来找找看……”

  十三番队副队长心里暗道一句“不好”,立刻调转方向往回赶——这下子准要接受自家大哥的训导。

  “最近那边盯很紧,”六番队副队长跟在露琪亚后面汇报情况,“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不太会说谎的家伙只能避重就轻地讲,身后挺远的地方跟着两个家伙露琪亚肯定注意到了。

  “我还以为是碎蜂队长的人,”露琪亚向后方瞥了一眼,“且让他们跟着吧。”

  恋次没有再接话,露琪亚意识到这家伙有些不太对劲,感觉心事重重的样子——也难怪了,最近的事情一件件接连压在队里,任谁都会如此。

  回到朽木宅,露琪亚没感觉到自家大哥的灵压,恋次说他大约是在浮竹队长那儿就借口先回队里了。

  露琪亚坐在房里,四周安静的出奇。

  大哥最近去找队长的次数太频繁了。她有道理怀疑不单单是六番队,可能整个朽木家都面临威胁。

  露琪亚在忐忑不安中看着夕阳渐渐下沉——早已经过了时间,大哥居然还没有回来。家仆忙活完了晚餐,老管家站在门边的影子已经拉的老长。

  但那个灵压依然没有出现。

  直到夕阳的最后一缕光线从天空中抽离,她才看到老管家躬了躬身,将晚归多时的朽木家主迎了进来。

  露琪亚跑过去,想问的话堵在那里一句也没问出来,只得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朽木白哉走得极慢,露琪亚只觉得这一路十分寂静漫长。直到两人都笼罩在主屋的灯光下,朽木白哉才转过头来。

  露琪亚很久没有直视过他的眼睛了,这双眼睛太过寡淡冷清,她不知道这样的凝视代表着什么。但朽木白哉很快移开了视线:“不要去现世。”

  没有前提没有称呼,是勒令。

  听到义妹在身后小声应了一句,朽木家主这才举步向前——终于不似之前那般缓慢踌躇。

  之后一段日子过得平淡如水,穿界门前的那些事已经慢慢地不再有人嚼舌根,六番队依旧井然有序地运转着,只是监视的人没有减少的趋势。

  “不必在意。”这是朽木白哉对流言与监视给过的唯一答复。

  而朽木露琪亚却依旧坐立不安——关于之前的反常事态她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情报。队长守口如瓶不说,恋次居然也开始闪烁其词,而现在的平静生活中仿佛只有她一个人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而她的这种担忧终于在某一天得到印证——
  大哥突然不见了。

  从前一天的晚上起他就没有回过朽木宅,第二天一早在六番队也没有见到人。

  四十六室安插的眼线到处都扑了个空觉得事态不妙这才火急火燎向上报告,上面沉默半晌后终于有人愤然拍案而起:“他终究还是要包庇那个死神代理!”

  瀞灵廷再次炸开了锅。

  上头对六番队的监视持续了将近一月,直到朽木白哉忽然从尸魂界消失都不曾撤离。

  露琪亚忽然想起斩魄刀叛乱的时候——他从来都是这样。

  十三番队副队长深吸了一口气,恋次现在被那些人困在了六番队进退两难,那么就由我来吧。

  “不要去现世。”这是大哥对自己的嘱咐,也给毫无头绪的事件指明了方向。

  现世,一切的矛头都指向那里。

  于是朽木露琪亚丢开瀞灵廷的混乱事态,再次奔向穿界门。

【现世】

  黑崎一护是在回家的路上碰到朽木白哉的。这个人当时站在一条僻静无人的路上,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死神代理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那里只有铅灰色的天空。

  “要下雨了。”朽木白哉没有投以目光,但黑崎一护知道,这是对他讲的。

    他想往那边迈步的时候忽然看到朽木白哉的手里攥着千本樱——且已经出了鞘。

  迈出的一步硬生生收了回来,黑崎一护还是与这个不请自来的人保持了微妙的距离。之前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多久,他不清楚朽木白哉来到现世的目的。

  雨迟迟没有下,朽木白哉终于缓缓地将视线投向死神代理,并且道:“你可以先动手。”

  惊雷。
  一道惊雷炸开在层云之上。

  朽木白哉站在那里没有动,但他的眼神已经像是锁住猎物的豹。黑崎一护知道,这时候不需要开口,也已经没有提问的余地了,虽然不明就里,但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他的手指扣住了腰间的代理证。

  闪电与黑色的月牙一同落下,朽木白哉侧身躲过这一击,仍没有要上前的意思。 “白哉,你在等什么?”天锁斩月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弧停在朽木白哉眼前,黑崎一护从一开始就选择卍解,大约是想速战速决。

  六番队队长沉默不语,终于一刀砍去。

  “……不解释吗!”黑崎一护原本没有准备还击,但面前的人一刀比一刀来得更快更重,让他不得不认真对待。

  “黑崎一护,”朽木白哉第四次击中斩月刀身的时候终于开口,“此番来到现世,我为的是取你性命。”

  千本樱映着路灯的冷光显得越发锋锐,黑崎一护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六番队队长接着道:“不虚化吗?看来你对自己现在的力量很自负。”

  他又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死神代理皱着眉——他忽然觉得这个人他一直都没有看明白过,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也许从前能看懂一些。

  死神代理不动,居高临下的朽木白哉也不动。

  把他打败问个明白就好了吧,像几年前一样——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黑崎一护终于下定决心,提着刀向上一跃劈头砍下,而就是如此莽撞的一刀,朽木白哉居然几乎来不及避让,死神代理刹不住去势,对面那人终于始解了千本樱,黑色的月牙撕裂空气,向细碎的刀刃迎面撞去。

  露琪亚来到现世看到的就是这么个场景,她也来不及多想,拔刀始解。

  黑崎一护躲开了打斜刺里倾泻出来的大片冰层,这些巨大的屏障正好隔在了他和朽木白哉之间。

  灵压太过熟悉,不用回头就知道来者何人,死神代理觉得事情变得麻烦起来的时候,背后猛的被人踹了一脚。

  “你不动脑子的吗!”乌贼头死神气急败坏地冲他吼道。

  黑崎一护险些闪了腰,也有点来气:“喂喂露琪亚你讲点道理好吗,明明是他先挑衅我……”

  朽木露琪亚板着张脸:“期限未到,大哥私自来了。”

  先不说私自……“期限未到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是很清楚,刚刚匆匆忙忙听到队长在和京乐队长商量着什么,大概就是大哥在现世有不得不做的事情,向上头许下了一月期限。”急匆匆赶来的死神望向早已空无一人的对面,“可他早来了几天。”

  黑崎一护攥着刀柄,忽然觉得有点儿荒唐:“……那么他不得不做的事是来现世杀我?”

  “来杀你?”露琪亚也有点搞不清状况。

  喂喂……一个两个的怎么都这么莽撞?

  黑崎一护看着眼前摆着一张郁闷脸的露琪亚,下一句有点不知道从何问起。

  “——无论如何,先找个地方坐下说话吧。”反而是露琪亚先开了口。

  于是两人轻车熟路地从窗户翻进死神代理的房间。

      听完露琪亚所了解的一部分情况后,黑崎一护想了想,大约又是四十六室搞出来的幺蛾子。阻拦他带走银城不成就想着要把他一起除掉,也不知道这种一根筋的点子是哪个吃干饭的大爷想出来的。

      也亏得朽木白哉这个人耿直,居然考虑就考虑了将近一个月,换个人恐怕不是第一时间来找他干架就是来通风报信了。

      纵观当年的双极、如今的现世追杀,原本以为这么些年过去了,他处理这种事情的方式好歹变了点儿,看来还是白搭。而且现在这个状况甚至不知道这家伙在换了个环境的情况下会去哪里钻牛角尖,毕竟现世不是他熟悉的地盘,除了自己这里,算是熟识的只剩下浦原商店,可那家伙不可能去寻求那两个人的帮助。黑崎一护烦躁地在房间里踱步。

  上头无非就是这么点儿破事儿,至于来的人为什么是朽木白哉……死神代理看了看对面——其一估计就是防着这位吧。

  人人都晓得他和朽木队长的义妹关系不错,好巧不巧同队的副队长又是他弟兄。能同时镇得住俩人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派朽木白哉来。

  这一手算盘打得很是不错,至少把朽木家家主绕了进去,还绕得不浅。

  

【意不意外,520附近我居然又出现了,居然拖到年更,我有罪】
【其实后面还有个自己写得最爽的一段,就是中间少了一大片,补齐之后近几天发,真的,就端午节前】

至今才发现BBS新年出的那期是一护和白哉在对打……迟钝如我欢天喜地啃糖渣

BBS下个卡池是大表哥和新衣服大白!!!qaq许愿大白

长久不更文不过确实写了,但是是四分五裂的写,要想连起来居然还得花一些时间,大部分时间还是奉献给正业,目标是神奇……【闭嘴吧你←
临近情人节画个白月光舔舔,啊,墙头无数白月光依旧是白月光,真好

南极圈cp看图说话,说起来……快要到圣诞节了

根本,推不动,进度
画一半,丢旁边,一张比一张草,还卡文
沉迷基三梦百ichu不可自拔

【这家伙多半是条废鱼了】

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躺

趁着深夜没人舔舔国木田ouo
【最近临死神……迷之既视感

【有借鉴一个名字第二个字不认识的太太的一张国木田摸鱼,太太ID第一个字死 tag里有ouo】